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览胜

孤山兮多奇 行者兮不止 凌空兮望远 览胜兮朝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刍议李子词的现代审美取向  

2013-01-01 15:40:42|  分类: 随意评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文/孤山行者

         李子, 真名曾少立,网名李子梨子栗子,当今网络诗坛上

  所谓“实验体”的领军人物,被人戏称为“词妖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词妖者 ,无非两层含义:一是肯定其有些“道行功夫”,

 即诗词写作自有相当的功力;二是必然有些“怪异抑或新奇”,

 当然也不排除其多少有贬之为“旁门左道”之意。

        先见识一下李子的“功夫”:他的成名之作——

 曾在网络文学大赛旧体诗歌上获奖的一首小令漁歌子:

        雁字天邊剪暮紅,浪衔沉日水熔熔。

        蘆葉垸,藕花沖,炊烟嫋嫋暖回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注:垸、沖,湖南方言。

       首句一个“剪”字,既有了动态的雁阵形象,又有了空间的分割,

 再著以“暮红”的色,是何等的景象!接下来“浪衔沉日”美不胜收,

 妙在一“衔”字。又唯其是浪,贴水之日便显‘沉日’之像,

 此处若用“落日”“夕日"皆不好。蘆叶垸,藕花冲,点出地域特色,

 最后一句,一片静谧祥和的水乡景象和前面的景象相照应,

 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。

       再看一首,是李子自己最满意的三首词之一:西江月——

       秋雨三千白箭,春花十萬紅唇。流年舊事候車人,背對山間小鎮。

       酒肆闌珊燈火,歌樓午夜風塵。繁華似夢似青春,似你回眸一瞬。

       单看起首的两个比喻,就觉奇思不凡。整首词一个故事,一段人生经历。

上片写打工人欲离家乡,侯车待行的情景;下片写城市的梦、既梦的

 行将幻灭,自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沧桑感。

        接着,我们来看看李子的“怪异和新奇”。也是他自己较得意的一首词,

        綺羅香:

       死死生生,生生死死,自古輪回如磨。

       你到人間,你要看些什麽。

       蒼穹下、肉體含鹽;黃土裏、魂靈加鎖。

       數不清、城市村莊,那些糧食與饑餓。   

       /跫音纷踏之路,只見蒼茫遠去,陣風吹過。

       聚會天堂,談笑依然不妥。

       是誰在、跋涉長河;是誰在、投奔大火。

       太陽呵、操縱時鐘,時鐘操縱我。

       从形式上看,版式不同,新诗旧诗的感觉不同,但本质是完全合侓的词;

从语言看,从意象看,却是一首地道的上品新诗。再看一首:

        天空流白海流蓝,血脉自循环。

        泥巴植物多欢笑,太阳是、某种遗传。

        果实互相寻觅,石头放弃交谈。

        /火光走失在民间,姓氏像王冠。

        无关领土和情欲,有风把、肉体掀翻。

        大雁高瞻远瞩,人们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    这分明是一首具有现代意味的新诗!但对对词谱却是严丝合缝的词,

 词牌叫住《风入松》。再看一首:

         亡魂撞响回车键,枪眼如坑,字眼如坑,智者从来拒出生。

         街头走失新鞋子,灯火之城,人类之城,夜色收容黑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 诗的意象漂浮于云里雾里,它其实就是一首所谓的朦胧诗。

 但它赫然标明词牌《采桑子》。还有甚者:

         夜斑斓,乌鸦偷走玻璃船。

         玻璃船,月光点火,海水深蓝。

         满天星斗摇头丸,鬼魂搬进新房间。

         新房间,花儿疼痛,日子围观。 

        什么意思?不甚了了。连李子自己都说: 它“只有审美价值

 和模糊的意义指向,却没有唯一的解读,或者说它可以有无数种解读。

 它就是由一连串幻象构成的审美文本,可以因人而异地无限解读”。

 这已经是后现代了嘛!但作者硬是标着词牌《忆秦娥》。

      如上者在李子的词选中不少,并有许多精品。除这种极端的全词

 新诗化外,在一首词中部分地植入新诗词句的更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    脍炙人口的句子如:

        樹林站滿山崗,石頭臥滿河床。(清平樂)

        隱約一坡青果講方言。(南歌子--山村之晨)

        門前有條路,比腳更延伸 。(臨江仙) 

        種子推翻泥土,溪流洗亮星辰。(風入松)   

        麻雀遠離財寶,山花開滿陽光。(風入松)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讓花歡笑,讓石頭衰老。讓夢在年輪上跑,讓路偶然丟了。(清平樂)

        金錢和血糾纏,血和空氣糾纏。(清平樂)

        据此,可以比较肯定地说:以新诗的思辨,新诗的意象入旧体,

 是李子词最有新意的地方之一。传统诗词,有一个功能性的缺失,

 这个功能性的缺失 就是旧诗缺少思辨。李子的这种尝试,

(有人称之为实验体),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传统诗词的缺失,

 也可为旧诗词如何贴近时代、与时俱进开辟一条新生路。

        当然,李子这样做,(尤其少数词作确也故弄玄虚,沾了点“邪气”)

 难免招致一些诟病,有人不无贬义地调侃这是“紫砂壶泡黑咖啡”。其实,

 我倒以为:“紫砂壶”配“黑咖啡”也是蛮相当的,起码色彩是和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然而,最让我推崇的却是李子词的新旧对接,以新词入旧体,重构

旧诗词的现代审美趣向,让旧体诗词有了生气而焕发出时代的青春。试看:

        鷓鴣天

     生活原來亦簡單,非關夢遠與燈闌。馳地鐵東西線俯仰薪金上下班

       無一病,有三餐,足堪親友報平安 偏生滋味還斟酌,爲擇言辭久默然

     请特别注意下划线处,全是现代口语新词,直白流畅,自然合律,

 丝毫不损词之为词的意味,反倒使旧词有了时代感。

       其实,在李子的词中,这类新词、现代词、甚至时髦流行词非常多。

 如  :手机、银屏、短信、传真、回车键、楼市、银行、写字楼、玻璃门、

 恒星、黑洞、银河、流星雨、导弹、 小康小平理论、大禹精神,甚至:

三代表、四人帮、红烧肉、白斩鸡、二锅头、喜之郎、摇头丸 ------等等,

不胜枚举。李子认为:现今时代,"名物变了,语境变了,生活方式变了,

 写诗的人群也变了,从士大夫为主体变成了平民为主体,而诗人的意识和

 审美习惯却一时改不过来。这就构成了尖锐的矛盾,这一矛盾, 是当代

诗词面临的最大问题。当代诗词的两大主流,一个是老干,一个是拟古,

 本质上都表现出对现代审美的无能。老干体接纳了现代的名物和语境,

 却无力将它们审美化;拟古体袭用古代的审美范式,无力开拓现代

 审美新境"。的确,李子在新词植入旧体的时候,力避生硬和粗丑,

 为开拓现代审美新境,下了很大的功夫。来看看他的处理方法 :

       一曰重构词义。其实包括两个方面:还原汉字的本色和延展词组的意象。

       如:浣溪沙——

        解手天涯亦简单,箧中镇压旧衣衫。奔波容易转身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野春花风破绽,千江秋月水流传。而今消得一灯残。此处的“解手”,

“镇压”“奔波”“破绽”“流传”皆用了还原字义的修辞手法。这里作者是

 刻意的,稍显痕迹。但正是这种处理,使词义生动起来,提升了賞读的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又如:偶逢广场红烧肉,遍置包厢白斩鸡。(鹧鸪天)此处的“红烧肉”

“白斩鸡”并不是寻常餐桌上的那两种菜, 而是还原了汉字原来的本义,

 便有了新解。这样,连同广场、包厢一类新词都生动起来,幽默中带冷峻,

让读者在细细品味中,重塑新的审美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再如:你在桃花怀孕后,请来燕子伤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恍惚翻身毛主席,葱茏放眼柳屯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话多提三代表,搓麻巨爱四人帮,天天都是喜之郎

        注意下划线处,只要还原汉字本意,就能读出味道来。新词时语

 在此处也便有了新的审美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 另一类,如:乱红山失守,新绿雨同谋。(臨江仙)。"失守"、"同谋”

 则是延展原有词义而达到重构词组意象,以提高賞读趣味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二曰极端对仗。对仗能够提升新词的审美性,这本是李子的看法。

 我用了“极端”二字,不一定完全准确,主要是想说李子词中的对仗,

 往往选用词义初看风马牛不相及的几组词,在对仗中碰撞、从而产生

在黑色幽默的外表下带着深刻的现代审美意义。如:

        雨骤频敲三月暮,更深独对二锅头。“二锅头”和“三月暮”对,

 初看不相及,一雅一俗,有点滑稽,但细看实在是巧!

       又如:大禹精神通廁水,小平理論有廚糧。(浣溪紗)。“大禹精神”

 和“厕水”一正一斜;“小平理论”和“厨粮”一大一小,如此对仗

 于仿佛调侃中提升了阅读趣味。

       再如:時文差似迷魂藥,大事還推隔夜糧。(鹧鸪天——夜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樹枝頭歲月,粗瓷碗底村莊。(風入松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起薪虛報高堂夢,呵令何妨主管恩。(鹧鸪天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楊柳數行青澀,桃花一樹緋聞。(風入松)

诸如此类的对仗,让新词、时语变得美了起来,与旧体的嫁接也较和谐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三曰新奇比喻。李子为词,喜做探索,想象丰富,类比奇特,

常有出人意外的比喻,非怪才不能为。如:

          秋雨三千白箭,春花十萬紅唇。

         月色一貧如洗,春聯好事成雙。

         石为琴枕水为弦,回首乱峰如砍水如缠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楼似魅似蹒跚,繁华似梦似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濃夜撲人如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馬路彎成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  繁星天上字,一夜一翻書。

         夕陽爲父,遠山爲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黑洞貓瞳,恒星豆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推太阳,滚太阳,有个神仙屎克郎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滿天星斗搖頭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銀行雞屁股,片警犬喉嚨。

         李子认为,“比喻,关键是要找出两者之间的相似性”。他把节日

 比作一颗金牙,而且居然列出了二者的四条相似性。结论自然是:

 金牙喻节日不错。这真如天马行空,“鸳鸯乱点而成佳丽”的传奇了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其实,以上所论只就李子词在遣词造句、诗歌意境的新化方面的

 一些刍议。李子词的现代审美取向是多方面的,包括题材的拓展

 和写作立场的定位(以平民立场写日常生活),无一不和时代合拍,

  唯其如此,李子词才和老干体及拟古体同时区别开来,而崭现全新的面貌。

 在网络诗词泛滥如潮,却“呕哑嘲哳难为听”的时候,

 李子的词“隱約一坡青果講方言”,发出了别样的声音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