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览胜

孤山兮多奇 行者兮不止 凌空兮望远 览胜兮朝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小议《易经》中的诗  

2014-03-30 19:45:42|  分类: 随意评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《易经》历来被推为六经之首,其文字古奥晦涩,研究者甚众。

 所谓“以言者尚其辞,以动者尚其变,以制器者尚其象,

以卜筮者尚其占”,层次不同,理解各异。

       有学者从“以言者尚其辞”的角度,深入研究,多方考证,

认为《周易》许多卦爻辞其实源自当时的古歌谣,

属于构成卦爻辞几个方面的“谣占”一类;

更有甚者,认为《易经》就是一部早于《诗经》的古代诗歌集。

爻字古通“繇”,即谣。“爻”辞即是“谣”辞,歌谣之辞。

 持之有故、言之成理,作为一家之言,“尚其辞”者所为,

我认为是很有见地的。

       本人亦从“尚其辞”者角度,拣选二三卦中诗味较重的爻辞,

从诗的角度稍加分析,也算奇文共欣赏吧。

       第三十六卦  明夷。

初九,明夷于飞,垂其翼;君子于行,三日不食。有攸往,主人有言。

剥除贞占之辞,即为一首小诗,韵脚是十分明确的。

       明夷于飞,垂其翼。

       君子于行,三日不食。

翻译成现代诗:

       黑暗渐渐吞噬了光明,

      我依然扇动着疲惫的羽翼;

      明天又将重新踏上征程,

      但疲困的我已经三日未食!

较之于《诗经·大雅·卷阿》:

    凤凰于飞,翙翙其羽,亦集爰止。------         

     凤凰于飞,翙翙其羽,亦傅于天。------

虽然前者意象凄沧而又孤独,后者意象清亮并带振奋,

但都用了比兴的手法,都具有诗的韵味,都称得上”诗“,

并且明显存在着传承关系。

         再看第六十一卦  中孚

九二,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。我有好爵,吾与尔靡之。

没有占辞,这完全就是一首小诗,译成现代语:

      应和着山阴间的一声鹤鸣,

       空中回荡着群鹤的歌声;

       我那里藏着醇香的美酒,

       愿意和大家痛饮尽兴!

看看《诗经·小雅·鹤鸣》:

   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野。鱼潜在渊,或在于渚。

------

  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。鱼在于渚,或潜在渊。

------

再看看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》:

  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------
  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。我有嘉宾,德音孔昭。------
  呦呦鹿鸣,食野之芩。我有嘉宾,鼓瑟鼓琴。------

《诗经》大家比较熟悉,这就不必译了。

  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野”,

   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

与中孚卦的九二爻辞何其相似!也都用了比兴的手法,

从文学的角度看,谁敢否定这些爻辞不是诗?抑或那时的歌谣?

       当然,上面仅就某条爻辞而言,或诗或歌谣,是很明显的。

但作为一卦,所有卦爻辞组成一首诗,也是有的。如:

第九卦  小畜:亨;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初九:复自道,何其咎,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九二:牵复,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九三:舆说辐,夫妻反目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六四:有孚,血去惕出,无咎。

           九五:有孚挛如,富以其邻。

          上九:既雨,既处。尚德载,妇贞厉。月几望,君子征凶。

注意韵脚(古韵),剥去贞占之辞后,即得如下一首短诗:

         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。

         复自道,牵复;

         舆说辐,夫妻反目。

         有孚,血去惕出,有孚挛如;

          既雨,既处。

译成现代诗;

         眼看大雨就要来临,      西边的天空乌云密布,

         循着来时的故道,          我拉着车匆匆赶路;

        车轮突然脱落了辐条,   恰预示我夫妻近日的反目。

        只有时间会医治创伤,   我发誓:对她的爱一如当初!

         风雨过后总会天晴,     我们终究又能和睦相处。

       这是一首结构完整的诗!用比兴的手法,

描写了夫妻情感的一段纠葛,特别是丈夫内心的风雨阴晴,

有景有情,前后照应,节奏鲜明,一韵到底,诗意十足。

      总的来说,学者们在这方面的研究是严谨的,也是卓有成效的,

虽然其中也不乏牵强附会、甚至于明显錯误的地方,

但他们别开生面的探索努力,让我们能更好更多地理解《易经》,

从而也丰富了《易》学的内容,这不能不教人肃然起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